世通国际认证20年、3.6万家企业认证审核经验,整合认证服务!
400-675-8617
认证服务导航

如何看待军工行业的空间及其持续性?

发布日期:2022-06-02 浏览次数:


 

 

1.png

 

 

本文要点

1. 新时代下,我国国防实力和国防需求不匹配1.1 新时代下,我国国防实力亟待提升1.2 国防实力与经济实力不匹配,“三步走”提出强军目标2. 中外现有武器装备差距较大,我国亟需补量提质2.1 我国与美国在现有武器装备的数量和质量上均存在较大差距2.2 中国与美国现有装备差距存在扩大风险2.3 第四次换装大周期下,我国武器装备将持续快速增长3. 国外重视下一代武器研发,中国将积极追赶3.1 美国重视国防研发,重点研究下一代技术3.2 中国应对措施:增加装备费投入、装备研发积极追赶4. 军民融合处于探索阶段,未来发展空间广阔4.1 中国军民融合处于战略发展期,与美国存在较大差距4.2 军工大量核心资产仍未上市,未来资产证券化率有望提高4.3 民参军激发市场活力,军转民将带动万亿产业5. 当前中国军贸全球市场份额低,未来军贸潜力巨大5.1 全球军贸市场庞大,我国市场份额较小5.2 中国军贸潜力巨大,军工企业有望受益

2.png


1.1 新时代下,我国国防实力亟待提升新时代催生新的国防需求,但目前国防实力与之不匹配。我国过去的国防建设为经济建设让路,但在新时代背景下,国际战略格局、战争形态和中国军队的历史使命都发生了深刻的变化,这就要求我国军事实力必须和经济实体同步提升。具体而言:(1)国际战略竞争呈上升之势,美国挑起大国竞争,国际安全形势由相对稳定走向日益紧张;(2)战争形态加速向信息化、智能化战争演变,各国军事实力差距预计将进一步被拉大;(3)中国军队拥有新的历史使命,需为维护国家海外利益提供战略支撑。美国挑起大国竞争,中美关系走向复杂化。美国不断调整国防战略,从奥巴马时期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到特朗普时期使用贸易战、技术管制等手段,再到拜登时期认为中国是美国的最强竞争对手,中美之间关系逐步走向复杂化。行动上,美国大幅增加军费投入,还在 2020 年间进行了创纪录数量的南海航行。据“南海战略态势感知计划”统计,2020 年全年美国海军共有 9 次闯入南海岛礁领海或 12 海里海域,无论是从频次还是强度上上来说都是历史之最。此外,2020 年全年美军在台海地区活动也异常频繁,美军舰队共 13 次穿越台湾海峡,台海地区潜在军事风险在不断上升。

3.png

         

                       近代历史美国战略变化

 

 

4.png

 2016-2020 年美海军闯入南海岛礁领海或12海里海域次数(单位:次)

5.png

2007-2020 年美军舰穿越台湾海峡次数(单位:次)

由于战争形态加速向信息化、智能化战争演变,各国军事实力差距预计将进一步被拉大。

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推动下,前沿科技加速应用于军事领域,武器装备远程精确化、智能化、隐身化、无人化趋势更加明显,战争形态加速向信息化战争演变,智能化战争初现端倪,各国军事实力差距预计将进一步被拉大。以美国为例,美国已开启对C3I&Space 、 5G 、 人 工 智 能 等 高 新 技 术 的 新 一 轮 强 化 投 资 。2020 年 美 国 仅 对C3I&Space 领域就投资了 983 亿美元,而 2020 年我国国防开支预算仅为 12680 亿元人民币(约 1782 亿美元),美国 C3I&Space 支出/我国国防开支预算=55%。

6.png

中国军队拥有新的历史使命,需为日益增长的海外利益提供战略支撑。中国是全球第一大出口国,第二大进口国。除此之外,中国还有大量的海外资产,截至 2019 年末,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 21989 亿美元,占全球比重 6.4%,全球排名第三,仅次于美国的 22.3%和荷兰的 7.4%。2020 年我国对外直接投资流量为 1329.4 亿美元,同比增长 3.3%(考虑汇率波动),其中对“一带一路”沿线 58 个国家非金融类直接投资同比增长18.3%。随着一带一路倡议推进,中国对外直接投资存量预计将进一步提升。由于国际和地区动荡、恐怖主义、海盗活动等现实威胁,为了支撑国家可持续发展,我国需要强大军事实力来保护日益增长的海外经济利益。

7.png

                                                 美国加大对 C3I&Space 等信息化的投资

8.png

                                                   中国拥有的大量的海外经济利益


1.2 国防实力与经济实力不匹配,“三步走”提出强军目标我国的国防实力与经济实力不匹配,人均国防支出仅为 175.3 美元。2020 年 6 月26 日任国强大校在国防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我国经济实力、科技实力、综合国力在“十三五”时期跃上了新的台阶,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国防实力与之相比还不匹配。从军费支出规模看,2020 年我国军费支出为 2523 亿美元,只有美国的 32%。从军费支出占比看,2020 我国军费占 GDP 比仅 1.7%,远低于美国和俄罗斯。在人均国防支出方面,2020 年我国人均国防支出仅为 175.3 美元。


9.png

                                              2020 年世界主要国家军费占 GDP 比例


10.png

                                 2020 年世界主要国家人均军费(单位:美元)

我国提出新“三步走”战略,将加快实现富国和强军的统一。

2017 年 10 月 18 日,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明确提出了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新“三步走”战略,以适应世界新军事革命加速发展趋势和国家安全的需求,也反映出我国对科技强军和国防科技创新的迫切需要。此外,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审议通过《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〇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明确提出“确保二〇二七年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使国防和军队建设的规划更加具体、路径更加清晰,确保了我军现代化进程的有序衔接。

11.png

                     我国国防和军队现代化三步走战略规划


12.png

 


2.1 我国与美国在现有武器装备的数量和质量上均存在较大差距(一)中美武器装备在数量上存在差距我国武器装备数量与美国差距较大,军机数量仅为美国 27%。

根据《Global Firepower 2021》网站披露数据,我国海军主要舰艇总数虽然超过美国,但在航母等战略装备上与美国差距巨大;陆军方面,我国坦克数量只有美国的 52.5%,装甲车与美国数量相差5000 辆;空军方面我国与美国差距最为显著,我国军机总数为 3,584 架,美国为 13,516架,我国军机数量仅为美国 27%,并且各类型军机均具有较大差距。

13.png

                       中美海陆空武器装备对比

(二)中美武器装备在质量上存在差距除了数量差距外,我国武器装备在质量上差距也比较大。   

考虑到美国军费中用于采购飞机的比例最大,而航空发动机又是飞机的心脏,我们将以歼击机和发动机为例说明这种代际的差距。

14.png


                                       美国采购飞机占采购费比例高达 33%

15.png

                           国外先进机型发动机占飞机总价值比例约 25%

中国现役的歼击机落后美国一代。根据 World Air Forces 2021,美国歼击机全部为三代机及以上机型,其中三代机占比 83%,四代机占比为 17%。目前我国二代歼击机的占比仍高达 47%,这些飞机均为上世纪 90 年代以前的主流机型,而新型的第四代战机则刚刚列装,数量不足 2%,因此中国现役的歼击机整体比美国落后了一代。


16.png

                         美歼击机代次对比

歼击机代际间的差距可能是指数级别的。

从美军歼击机研发费用趋势可以看出,歼击机代际间的差距可能是指数级别的,二代机和四代机研发费用相差了 100 倍。从价值量看,美国歼击机数量约是中国的 2 倍,但价值量却是中国的 4 倍。

17.png

                                美军歼击机代际间的研发费用呈指数级增长(单位:亿美元)

即使是同代歼击机,我国发动机性能也落后美国一代。目前我国最新研制的四代机歼 -20 与美国四代机 F-22、F-35 相比仍有短板,主要在于发动机。美国 F-22 和 F-35 隐身战机装备分别装备 F-119 涡扇发动机和 F-135 涡扇发动机。其中 F-119 发动机的推力达到了 15.8 吨,推重比超过 10,F-135 发动机的推力更是达到了 18 吨,推重比同样超过10。同美国相比,我国航空发动机还处于美国第三代航空发动机的水平,涡扇-10 系列发动机中推力最大的只有 14 吨左右,推重比不超过 10。

18.png

                     中国军用航空发动机落后了美国一代

2.2 中国与美国现有装备差距存在扩大风险

2021 年美国装备费投入近乎是中国的 3 倍。中国 2021 年国防预算约为 2100 亿美元,由人员生活费、训练维持费、装备费三大部分组成。根据《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我国装备费用于武器装备的研究、试验、采购、维修、运输、储存等,即中国装备费主要用于采购+研发。若按照 2017 年装备费占比 41.1%计算,预计 2021 年中国在武器装备投入为 863 亿美元。美国国防部 2021 财年(上一年度的 10 月 1 日起至下一年度的 9 月 30 日)国防预算中用于研发与采购的总费用为 2434 亿美元,近乎是中国的 3 倍。若仅看采购费,2022 财年美国公布的国防预算中采购费就高达 1336 亿美元,是我国装备费的 155%。

19.png

                  2022 财年美国军费预算中采购项目明细

美国正加速对新一代装备的采购,将在 2034 年左右完成 2470 架 F-35 战机的采购。目前美国对主战装备的采购策略是加速现代化更新(Innovate and Modernize)。以新一代战机 F-35 为例,2020-2022 年,美国计划共采购 276 架战斗机,其中对四代战机F-35 的采购占比持续提升,这三年采购 F-35 数量占比分别为 54%、59%和 80%。预计美国将在 2034 年左右完成 2470 架 F-35 战机的采购,占全球采购数量的 74%,总采购成本约 3978 亿美元,这将是美国国防部有史以来最大的武器采购计划。

16.png

                                                         2011-2020 年全球 F-35 交付量

25.png

                                            F-35 全球订单共 3354 架,美国占 74%

 

20.png


                              2007-2025E 年美国 F-35 采购数量(架)

2.3 第四次换装大周期下,我国武器装备将持续快速增长

中国人民解放军目前处于第四次换装大周期的收获期。新中国成立后,中国人民解放军经历四次大换装。解放军第一次换装发生在 1950-1962 年,该阶段以引进苏联为主+仿制为辅。第二次换装发生在 1962-1978 年,我国进入了仿制研究为主+自主研发为辅的时期。第三次换装发生在 1979-1990 年,该阶段以自主研制为主+引俄装备为辅,特别是实施“863 计划”后,具备了武器装备升级换代带的实力。目前处于自主研发(主)+借鉴美国(辅)的第四次换装大周期,该阶段的前期受益于国家 GDP 的快速增长,国防研发投入与研发成果较为可观,当前正处于从新型号研制定型过度到换代列装的收获期。

21.png

                          我国武器装备和国防科技发展阶段

在收获期背景下,预计“十四五”期间我国武器装备将持续快速增长。2010-2017年我国在武器装备费上共投入 2.42 万亿元,已经成功研制、小批量量产了歼-16、歼-20、 直-20、运-20 等一系列重点型号武器装备。“十三五”之前一直是我国重点型号装备的研制、定型或者小批量列装阶段,进入“十四五”,新的国际安全形式催生出新的国家安全需求,我国军事装备升级进入大换血、大采购时代。

22.png

           历次阅兵亮相新装备型号总数(单位:个)

23.png

      预计 2021-2034 年不同情景下,中、美四代战斗机数量差距



24.png

 


3.1 美国重视国防研发,重点研究下一代技术美国极其重视国防研发投入,美国在国防研发经费/GDP、国防研发经费/政府总研发资金均遥遥领先其他国家。 CRS 统计,2017 年美国国防研发资金占 GDP 比例为0.28%,位居 OECD 国家第一,在这个指标上,美国比韩国花费份额高出 65%,是德国支出份额的 8 倍以上,超过日本支出份额的 12 倍。另一方面,美国国防研发资金占政府总研发资金比例高达 43%,同样位居 OECD 国家第一,第二名土耳其仅为 17%,不足美国的一半。绝对金额上看,美国预计 2022 财年在国防研发共投入 1120 亿美元,美国国防研发支出/中国装备费=130%(假设中国装备费=国防预算*41.1%,41.1%来自 2017年的中国国防装备费占比)。

 

25.png

 

                     2017 年 OECD 国家国防研发资金占 GDP比例

 

26.png

 

                                     2017 年 OECD 国家国防研发资金占政府总研发资金比例

美国 2022 财年提出过去 70 年最高研发预算,开启新一轮研发景气周期。据美国国防部披露的《研究、开发、测试和评估计划预算》,美国国防部要求国会 2022 财年拨款1120 亿美元用作国防部研发经费,占国防部总预算的 15.7%。2014 年至今,研发经费与占军费比例已连续八年提升。而与国防采购费用相比,2022 财年美国国防采购预算为1336 亿美元,相比去年削减了近 7%,而用于研究、开发、测试和评估的预算相比去年增长了约 5%,重心逐渐从装备采购过渡到技术研发。

27.png

                                 美国国防部 2022 财年军费预算结构(亿美元)

28.png

                                    1996 年来美国国防预算研发经费变化

美国重点研究下一代技术,第五代战机的验证机已试飞。根据 CRS,在 2014 年,美 国国防部就曾提到有兴趣建造新的“X 飞机”原型机,在 2020 年 8 月美国空军已经试飞了一架全尺寸验证机,这架神秘战斗机是下一代制空权 (NGAD,第五代战机) 计划的一部分,该计划旨在补充并最终取代 F-22 猛禽战斗机。根据美国国防部数据,2019 年到2025 年,下一代制空权(NGAD)计划的预算总额为 90 亿美元,其中 2021 财年预算为 10 亿美元,2022 财年预算增至 15 亿美元,即对新一代战机的投资正在加速。此外,美国国防研究预算还将用微电子、高超音速导弹、人工智能(AI)、网络空间能力和 5G网络等下一代技术上,并明确将人工智能作为技术现代化的首要任务。 

29.png

30.png

              

                  2022 财年美国军费预算中研发费用明细

3.2 中国应对措施:增加装备费投入、装备研发积极追赶

我国有望在新一代武器装备建设持续追赶,缩小与美国的差距。主要原因包括:(1)国防经费支出进入赶超期,预计将缩小与美国的差距;(2)装备费增速有望超出军费整体增速;(3)装备研发方面,我国装备研发格局越发清晰,多领域正在实现赶超。

国防经费支出进入赶超期,预计将缩小与美国的差距。改革开放至今,中国国防费增长大致经历了 3 个阶段。1980-1988 年,中国政府坚持国防建设服从和服务于国家经济建设的大局,较大幅度地减少了国防投入,国防费的绝对值年平均增长速度低于同期全国商品零售价格总指数年平均上涨速度,实际国防费处于负增长期;1989-1996 年,国防费处于低增长期,当时的国防发展战略是“国防建设为经济建设让路”;1997-2020 年,国防费处于补偿性增长期,国防费用增速受益于经济快速增长。2021 年国防预算数据公布,国防支出为 13,553.43 亿元人民币,比 2020 年增长 6.8%,体现“国防实力和经济实力同步提升”的战略目标。2020 年美国 GDP 是中国的 1.4 倍,但国防部预算是中国的 3.8 倍(2000 年美国国防部预算是中国的 17 倍)。在新时代背景下,我国军事实力亟待提升,预计中美在国防经费支出的差距将进一步缩小。

31.png

                      1949 年以来中美国防军费对比(单位:百万美元)

装备费增速有望超出军费整体增速。我国军费按用途划分,主要由人员生活费、训练维持费和装备费构成。根据 2019 年国防部发布的《新时代的中国国防》白皮书披露,过去我国军费中装备费占比持续提升。同时白皮书也表示,我国信息化水平亟待提高,军事安全面临技术突袭和技术代差被拉大的风险,军队现代化水平与国家安全需求相比差距还很大,与世界先进军事水平相比差距还很大。2016 年中央军委发布《关于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坚持走中国特色精兵之路,加快推进军队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效能型转变,减少非战斗机构和人员,压减军官岗位,优化武器装备规模结构,发展新型装备。伴随军队体制改革、重点型号逐步定型列装,十四五期间装备费增速有望超出军费整体增速。

32.png

                          我国国防装备费占比不断提升(单位:亿人民币)

研发方面,我国装备研发格局越发清晰,多领域正在实现赶超。军品研制技术水平高,开发难度大,因此我国在国防装备领域提出了“装备一代、研制一代、预研一代、探索一代”的目标。装备方面,我国已经实现了航空装备由三代向四代的转变。研制方面,我国新一代战机“歼-20”代表着我国战斗机设计及制造能力已跻身世界一流水平,部分战斗机研究所在气动布局、CAD/CAM、航空电子综合和飞行控制等飞行器设计关键技术领域的研究水平都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预研与探索方面,根据 2020 年 9 月中国航空报讯,航空工业将面向 2025 和 2035,将实现“同代抗衡、领先创新”的战略目标,这也许意味着我国五代机的研发将在 2035 年左右实现突破。在航天领域,2021 年 7 月我国自主研发的可重复使用亚轨道飞行器完成首飞,对此,中国航天并没有公布测试的具体数据,只表示“过于先进,不便展示”,但从结果上看,可重复使用的空间运输技术标志着我国航天尖端科技取得又一巨大突破。

33.png

34.png

                

                       我国已经实现了航空装备由三代向四代的转变

 

35.png

 


4.1 中国军民融合处于战略发展期,与美国存在较大差距

军民融合强调资源、技术和人才的共用性。1994 年,美国国会技术评估局在《军民一体化的潜力评估》中定义了军民融合:“军民融合就是军民一体化,是把国防工业基础(DTIB)同更大的民用工业基础(CTIB)结合起来,组成一个统一的国家科技工业基础(NTIB)的过程。“该定义目前已被世界上多数国家所接受。因此,军民融合重点在于调整军工企业结构、发展军民两用技术、加强技术相互转移、尽可能在商业市场采购国防所需产品与服务等。

中国的军民融合正处于战略发展期,还和美国存在较大差距。美国冷战后提出军民融合三步策略,最终目标是国防工业完全走向商业化道路,并在 2001 年的《国防报告》中称“分离的军民工业基本实现融合”。中国在 2015 年将军民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最终目标是构建军民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中美在军民融合的政策法规、军工企业结构、军工企业收入构成、武器研制、军品采办、技术转移、小企业扶持等多方面还存在较 大差距。随着中国军民融合不断深入推进,预计中国军工资产的效率将逐渐提升,武器装备升级换代将加速进行。

36.png

                   中美军民融合在各方面的情况对比

军工企业结构调整和技术转移是中国军民融合的两个关键突破点。根据美国的经验,调整军工企业结构为军民融合奠定坚实基础,美国 90%以上军品都由民营企业生产,且小型企业占据了不小的份额,提高了市场活力。由于国情不同,中国的军品市场主要还是以国企为主,所以调整军工企业结构的发力点应该是加快资产证券化,引入民间资本,同时在非核心领域鼓励民参军。另一方面,美国的军工巨头通过技术转移拓展民品市场,为企业带来丰厚的利润,近年来随着美国国防支出增加,采购力度加大,军品收入增长较快,但是民品仍占据了一半的收入。因此,在军民融合战略发展期,中国的军工集团的资产证券化和军转民、民参军有望提速。

37.png

                               TOP100 军工企业中美国企业各财年的军民品收入构

38.png

                                 美国国防部采购额中小型企业的占比

4.2 军工大量核心资产仍未上市,未来资产证券化率有望提高

中国军工集团的资产证券化率仍比较低,和美国有明显差距。近年来,军工集团通过IPO、借壳上市、协议转让、资产注入等方式不断推动自身的资产证券化进程,截至2020 年底,十大军工集团的整体资产证券化率达到 50%(按净资产口径计算)。其中有5 家集团资产证券化率超过 50%,最高的是中航工业 75%,最低的是航天科工 24%。相比之下,西方国家军工巨头的资产证券化率为 75%左右,全球 100 家最大的军工企业中80%以上为上市公司,美国 10 家最大的军工企业均为上市公司。军工集团资产证券化是国家政策的导向,军民融合发展的迫切需求,也是国外军工行业的成功经验。

39.png

                         2020 年底十大军工集团的资产证券化率

大量核心资产仍未上市,科研院所改制未来可期,军工集团的资产证券化空间十分广阔。中国商飞是实施国家大型飞机重大专项中大型客机项目的主体,也是统筹干线飞机和支线飞机发展、实现我国民用飞机产业化的主要载体,在 C919 开始稳定交付后,商飞会有较高的上市预期。军工科研院所转制为企业的进程不及预期,首批 41 家试点只有 1 家获批,改革阻力较大。我们预计进入十四五后,在改革不断推进、科技创新需求和人才流失压力的多重影响下,科研院所改制会有序开展,进一步打开军工资产注入上市公司的空间。

4.3 民参军激发市场活力,军转民将带动万亿产业

民参军通过竞争激发市场活力、促进军工技术发展,同时降低军品的采购成本。民企在技术上有两大优势,一是民用领域的计算机、半导体、电子设备等的发展非常成熟,民企的竞争力更强;二是民企的内生创造力更强,市场化的机制和知识产权自有让民企有动力去创新,开发新的技术路线,在某些领域取得突破。充分竞争和技术进步可以提高产业链协同效率,最终降低下游成本。军民融合经过几年的长足发展,A 股军工上市公司中,民营公司数量已占产业链 50%,在军工产业链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40.png

                           民参军股占 A 股军工板块上市公司总数的 50%

军转民是军民融合的重要方式之一,航空领域空间广阔,万亿产业蓄势待发。军转民涵盖了航空航天、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装备制造、关键基础材料、核心基础零部件(元器件)等领域,是诸多民用产业领域的创新源泉。大飞机的研制成功是军转民的典范案例,在后续发动机和零部件提高国产化率的进程中,军转民将继续发挥关键作用。跟据中国商飞发布的《中国商飞市场预测年报(2020-2039 年)》预测,未来 20 年,全球预计将有40664 架新机交付,价值约 6 万亿美元,同时将带动上游航空发动机的市场规模也是万亿级别。

41.png

                      未来 20 年全球民航客机产业链市场空间



42.png

 


5.1 全球军贸市场庞大,我国市场份额较小

全球军贸市场规模约 4288 亿美元,占全球货物出口金额的 2.44%。根据美国国防部的数据,2020 年美国政府授权出口的武器总额为 1758 亿美元,按 41%的市场份额(来自 SIPRI)估算,全球军贸市场规模约 4288 亿美元,同期全球货物出口金额约为17.6 万亿美元,军贸占比 2.44%,和钢铁出口相当,市场空间广阔。

国际局势复杂多变,全球军贸进入振荡向上期。总体来说,全球军贸在冷战期间达到巅峰,“911”事件后,美国主导的反恐战争导致中东、中亚局势混乱,全球军贸又开始呈现上升趋势。当前,国际政治与安全局势复杂多变,不确定因素显著增加,国际安全形势面临新挑战,全球武器转让与政治经济、地区冲突、国际反恐等形势紧密相关,国际军贸市场的竞争程度日益激烈。2020 年全球武器出口额较低,相比 2019 年下降 16%,主要原因是新冠疫情引发部分进口国的经济困难,同时也打乱了军品公司的生产和交货计划。

43.png

 

                       全球军贸变化趋势(单位:亿 TIVs)

我国军贸全球市场份额约 5.2%,仅为美国 1/7。根据 SIPRI 发布的最新武器贸易报告,2016-2020 年期间全球五大武器出口国依次为美国、俄罗斯、法国、德国和中国,五国出口额占全球武器出口总额的 76%。2016-2020 年期间美国的出口额相比上一个五年增长了 15%,市场份额由 33%增长到 37%;2016-2020 年期间中国的出口额相比上一个五年下降了 7.8%,市场份额由 5.9%下降到 5.2%。整体上看,中国军贸出口从 2006 年后呈上升趋势,但在近几年有所回落。

44.png

 

                                 2016-2020 年全球主要武器出口国及其份

 

45.png


                                2000-2020 年中美武器出口情况对比 

 

5.2 中国军贸潜力巨大,军工企业有望受益

长期来看,中国的军贸出口潜力巨大。主要原因有三:一是从需求来看,国际海权和国家独立自主意识的不断发展,各种资源的争夺愈演愈烈,不稳定因素积累,对高技术、高性能的装备需求会越来越大。以美国研制的 F-35 为例,CRS 预测 F-35 的海外销量最终可能会超过 2000 架甚至 3000 架,而其中与美国联合开发国家以及盟友国家订单仅为756 架,按每架 1 亿美元计算,这就有 2000-3000 亿美元的市场空间。二是从供给来看,中国军贸出口的武器装备在数量上由小批量向大批量转变,在技术水平上由低档向中高档转变,在出口内容由简单的产品输出向综合设计、综合制造等能力输出转变。同时,随着未来军民融合的先进国防科技工业体系建成,我国军贸发展的空间将更为广阔。三是从客户结构来看,目前中国的出口对象主要是第三世界国家,不过随着中国武器在某些领域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且性价比越来越高,西方国家也有望购买某些非核心装备,甚至核心装备。如以色列就曾购买过中国产的无人机干扰步枪。
中国军贸出口武器档次逐步提高,有望和欧美产品竞争。在战斗机方面,根据Defense world 报道,近日中国和阿根廷在商谈枭龙战斗机的出口事宜,同时歼-10 战斗机也有望出口巴基斯坦,这两款战机在全球的三代机中都有不错的竞争力。在无人机方面,中国的“彩虹”和“翼龙”在国际上备受青睐,市场份额仅次于美国和以色列,达到五分之一。随着中国自身的武器装备技术快速发展,出口武器的质量和性价比不断提高,未来有望获得更多市场份额。

46.png

 

                        2010-2020 年披露金额的部分武器出口订单

 

47.png

 

   2010-2020 年按装备种类划分的部分武器出口订单

军贸将为我国军工企业带来持续的增长动力。

首先,军贸面向全球,使军工企业的潜在客户由本国军队扩张到全球军队,增加了企业的成长弹性。其次,军贸的市场化程度更高,武器的商品属性增强,出口的利润率高于内销。最后,虽然出口的武器可能需要根据客户的需求进行定制,但是整体上是在现有装备的基础上进行的,研发费用和周期大幅降低。洛克希德马丁公司 2020 年的出口额占总营收的 1/4,雷神技术海外营收占 39%,海外营收已成为大型军工企业的重要收入来源。我们预计随着我国军工企业的产品和技术不断成熟,军贸将逐渐成为业绩持续增长的关键因素。

48.png

 

                                洛克希德马丁 2020 年海外营收占 1/4

49.png

 

                            雷神技术 2020 年海外营收占 39%